2017新华情缘征文

发表时间:2017-03-20 14:18:00 文章来源:三思教育网 www.srssn.com

《2017新华情缘征文》是有三思教育网(www.srssn.com)为你整理收集:

一个响亮的名字——新华书店,在革命圣地延安的清凉山诞生,几度风雨,几经峥嵘,经历了抗战的烽火、解放的硝烟,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也在大半个世纪的岁月中不断发展壮大,新华书店在亿万读者的见证下,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心中的精神坐标。如下是三思教育网给大家整理的,希望对大家有所作用。

  新华情缘征文篇【一】

  不知什么时候,白发悄悄地从鬓角攀上绝顶,在那儿嘲笑我行将老去。不知什么时候,鱼尾纹悄悄地出现在我的眼角,偷偷地告诉我,青春已渐行渐远。

  蓦然回首,我即将年过半百。天真烂漫的童年只成回忆;懵懵懂懂的少年只留在记忆的深处;花样的青春年华似乎已是昨日黄花。时光如流水般逝去,韶华如落英缤纷,带着余香零落成泥碾作尘。古人云:五十而知天命。60后的我将进入知天命。

  有一天,闲来无聊,翻开发黄的老相册,有几张相片的背景引起我的注意,那是我从2岁到16岁的相片,背景都悬挂“新华书店”四个大字,骤然想起今年新华书店即将80周岁。80岁对于一个人来说是耄耋之年,可对于新华书店,这80年来历经沧桑岁月,它经历过炮火年代、建国年代、改革开放年代、现代社会,每个年代它都做出了积极贡献。凝视着新华书店四个大字,思绪回到我的童年时代。

  也许是前世注定的缘分,自童年时我便和新华书店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的母亲是临高县新华书店的职工,我便生活在浓郁的书香气息里,耳濡目染,自然便喜欢上了书;也是从那时起,我心中的新华书店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蓓蕾,在悄然绽放。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临高县新华书店在县城最繁华的老街道,街的对面是电影院,整条街不是饭店就是商店,县城里最热闹的场所除了电影院就是新华书店。

  那时候的临高县新华书店是一幢很气派的二层楼,二楼大阳台上赫然挂着“新华书店”金字招牌,从正门进去是宽敞明亮的店堂,正面墙上气势磅礴悬挂着毛主席在办公室办公巨幅画像,店靠墙四周围是柜台书架,西北角是年画对联柜台。营业员站在书橱和玻璃柜台之间。那时候没有开架售书,读者想要哪本书,要请营业员拿出来。连环画柜台,从来都是最热闹的,挤满了像我这样的孩子。特别是临近春节,临高县人民习俗是家家户户都要张贴年画和对联,那时计划经济年代年画和对联是新华书店专营,年画对联柜台是春节前全县最热闹的地方,书店全体职工全部上阵仍应付不了如潮水般的购年画人群,那时全县城下班最晚是新华书店职工,母亲每年大年三十晚八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我们大年三十的饭菜热了又凉,凉了又热,才等到母亲回家团聚,我曾经问母亲累不累,母亲说累,但为人民服务值得。从中我感受到了一个新华人为人民服务精神情怀,内心对新华人肃然起敬。

  在儿时的记忆中,我有着别的孩子不可有的优势,小人书从仓库里一开包都是我第一个看,从《鸡毛信》到《南征北战》,从《铁道游击队》到《草原枪声》,从《舞台姐妹》到《一江春水向东流》,从《红岩》到《大浪淘沙》……虽然只是静态的小人书上的画面,可是对于我,却是一幅幅生动的画卷,展开想象的翅膀,至今依然难忘在我寂寞的童年。上小学,《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西游记》等……都是我喜欢的。到了初中后,从童话到作文,到科幻,到理论,到武侠……不知不觉,我看过的书早已经不计其数了。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长大,学业压力的增大,业余生活的增加,都没有一丝一毫减轻我对新华书店的感情,因为那里永远是我内心的老家。每到学校放假,课业不忙的时候,我都会去新华书店门市,不需要语言,不需要陪伴,只需拿起一本书,静静地读起来。这一刻,世界仿佛静止一般,我忘却了所有烦恼,挣脱了所有束缚,真真正正地与书为伴,向她倾诉,与她共眠。这一刻,我真的已经忘记了时间,直到下班被叫起,我才依依不舍、意犹未尽地离开。

  我很幸运,生长在新华书店这个幸福大家庭中,并与之结下这样美妙的情缘。新华书店,伴我走过了青春,翻去了少年,成为了青年。外出上大学的第一天,我不是去找寻风景,更不是逛街疯玩,而是按图索骥,找新华书店。当我来到新华书店,我的内心开始变得坦然,我知道,纵使身处异乡,只要有新华书店为伴,我就能熬过寂寞,守住孤独,过得快快乐乐。外出求学的日子里,不论春夏秋冬,不论严寒酷暑,我奔赴新华书店的脚步从未停住,而新华书店也像妈妈一样,热情地向我敞开了温暖的胸怀。

  毕业后,我毅然选择进入新华书店,在临高县新华书店,我成为一名正式的员工,从那一刻起,我就暗暗发誓,要与新华书店一生为家,终身为伴。

  在临高县新华书店工作二十年,我亲眼目睹了临高县新华书店从封闭柜台的书店,到开敞柜台给大家看书,是一个时代的变迁,然而,在市场经济下,有多年历史的临高县新华书店已风光不再,市场占有率日趋下降,顾客流失、设施老化、人才短缺、管理落后……临高县新华书店面临困境,何去何从?

  2007年,苏琼两省新华书店集团联手打造的“海南凤凰”横空出世,展翅高飞,临高县新华书店在转企改制中加入“海南凤凰”。员工思想转变,经营效益增加,员工收入也随之增加,临高县新华书店阵旧大楼隆然拆除,取而代之在原地拔地而起的五层崭新临高书城,营业面积扩大,图书品种增加,给临高县广大读者有个良好的购书环境,成为临高县独特的文化景观。重新凝望着大楼悬挂新华书店金字招牌,显得它更加焕发青春活力,绽放光彩。

  在新华书店成立80年之际,我要为它的发展点赞。新华书店---这个中国共产党创办的文化品牌80年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为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传播科学文化知识,为中国革命胜利,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现代化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更感谢新华书店,为我的人生提供了宝贵的精神食粮,陪伴我成长,成就了我的事业,在我的心目中,新华书店永远不老,祝新华书店健康长寿,永远年轻!

  新华情缘征文篇【二】

  也许是前世注定的缘分,自小我便和书店结下了不可磨灭的缘分,我的妈妈是新华书店的职工,从小我便生活在浓郁的书香气息里,耳濡目染,自然便喜欢上了书;也是从那时起,我心中那颗阅读的种子和暖意的温馨,就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蓓蕾,在悄然绽放。

  在我的记忆里,妈妈似乎除了上班,为了推销各种图书,不停地四处奔波、忙碌,不知吃了别人多少回的“闭门羹”,其中的艰辛更是不言而喻,但她丝毫不气馁,总以乐观向上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工作,用她质朴而专业的话语来说:“我要用热情周到的服务来为书找读者,为读者找书。”新华人每天总有忙不完的活,多少个夜晚,晚上已经睡了,但是书店来书了,他们立刻都跑来卸书,妈妈把我叫醒来帮他们“看守”这些书,以防丢失,那一刻,平时温文尔雅的女职工个个都变成了“女汉子”与“搬运工”,看着他们娴熟的搬运技巧和惊人的速度,那一包又一包沉重的书似乎成了闪耀、跳动的音符,从中我看到了他们新华人特有的意志品质与精神风貌!如今妈妈已退休,但她却不忘读书学**,特别是书店为丰富退休职工的业余生活,为他们每人订阅一份《黄河时报》,每次看到妈妈戴着眼镜,专注读报,时而捧腹大笑,时而会心一笑,时而若有所思,时而眉头紧锁的样子,都让我感动不已!

  长大后,我成了一名教师,从事的工作也经常与文字打交道,工作中能够得心应手,我想这都要感谢从小与新华书店的陪伴与相守,才让我有了生命的底蕴。现在只要有空,我便带着儿子,乐此不疲地往书店里跑,享受读书的怡情,那种感觉如同在果园里尝鲜,因为可以尽情挑选,想要什么就可以选什么。一书在手,心静神安。上下五千年,十万八千里,历史与瞬间,永恒与断裂,渺小与伟大,尽在弹指一挥间。也许是对书有种特殊的感情吧,我总感觉那些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无不在书中宣泄、消融;那些困顿、迷惑和不安,无不在书中滤去杂质,并从中收获着快乐。

  每当我走进宽敞的书店时,总有一种走进知识海洋的亲切和愉悦。当我怀着期待的心情走进大门,闻到那股熟悉的油墨香味,感受着众多书籍散发出来的韵味,温馨感也就油然而生了。在我的心中,最钟情的还是三门峡市陕州区的新华书店,近两年来,经过科学谋划与精心的布置,更是让人耳目一新,将众多图书置身在历史古迹里,与古人、圣贤耳鬓厮磨,浸润于书香之中,又多了一份陕州独有的历史文化的意蕴。各种不同的装饰将大厅分隔成不同区域与的空间,再配以桌凳,让客人在这里读书、品茗、休闲娱乐,更给人以“清远闲放,超然于尘埃之外”的感觉。

  在这里,如同置身于一个书的广阔天地,特别是结合陕州地域特色设计的几个板块,古色古香、独特而雅致,给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在细节上更是注重,单单是进门的那个书字,就别具匠心有120种写法。其中,最有情趣的是儿童阅读天地的布置,温馨而淡雅,让孩子们在童话般的广阔天地里,贪婪地阅读,尽情享受着各种图书的惊喜:在孩子们温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孩子们那种苦苦寻觅,等待久久,又如愿以偿,得到了精神上极大的满足。环顾四周,看到店员热情周到的服务,微笑着静立侍候;店内一个个读者动作轻盈,我想要是有空,花上一天时间来泡书店,品茗、一本书接着一本书慢慢地读着……没有前呼后拥的流动,没有炫目斑斓的色彩,超脱了日常的庸琐,于一片宁静之中,体会的是纯净、神秘和言之不尽的美妙与惬意,能够让思绪无拘无束地飞驰在书的五彩世界里,遨游在书的无边的海洋中,欣赏着书所带给人的无穷魅力。最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适应时代的发展,云书网的开设更是高效、便利、而快捷,也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方便,这更体现了新华人与时俱进的创新与开拓的精神。

  在儿时的记忆中,《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西游记》等……都是我喜欢的,到了初中后,从童话到写作,到科幻,到理论,到武侠……不知不觉,我看过的书早已经不计其数了。师范时,我最喜欢看那些中外名著,感觉那些书的情节跌宕曲折,优美的文字跃然纸上,真是笔下生花。现在作为一名教师,与孩子们在一起,安徒生的童话、杨红缨的校园小说、托马斯·布热齐纳的探险小说,这些书真让我爱不释手、百看不厌,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候,能感受孩子们的“赤子之心”。是啊,因为有了书,我的生活才变得有趣;因为有了书,我的知识面才得到扩展;因为有了书,我才和书店结下了这段美妙的情缘,而这些,终究都会定格成为我生命中最值得回味的温馨记忆!

  记得著名作家毕淑敏曾说过:“日子是一天天地走,书要一页页地读。清风朗月水滴石穿,一年几年一辈子地读下去。”而现在的我就是坚定地按照读书——写作——读书——写作,这个坚实的脚步执著地一步一步向前走,我也是在用读书、写作的行动来诠释一种别样的人生精彩。

  我很幸运,生长在书店这个幸福上午大家庭中,并与之结下这样美妙的情缘,更让书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新华书店即将成立80年之际,我要为它的发展点赞,向新华人不忘初心、执着坚守的豪情致敬,更感谢新华书店,为我的人生提供了宝贵的精神食粮。期待大家都加入读书这个队伍,让我们一同和书结下深刻而美好的情缘!

  新华情缘征文篇【三】

  初识“新华书店”,是因为20世纪90年代,父亲常到上饶市做工,回来路上,总是从新华书店带上一大堆小人书,自豪地说,是我用打对折的价位买的。于是,看书成了刚满6岁的我最重要的事。在那个大人们成天吆喝开会的年代,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找到一方净土,根据书上的图画猜测着可能发生的事,还不时把囫囵吞枣的故事搬出,以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至今,我依然记得每次父亲回家时的兴奋,“孩子们过来,看爸爸拿来了什么?”“哗——”一下子,几十本小人书顺势滚出。我们几个抢呀、拿呀,似乎一个月的快乐都包裹在这神秘的小人书中。

  从《敌后武工队》到《渡江侦察记》,从《铁道游击队》到《红岩》,从《舞台姐妹》到《一江春水向东流》,从《72家房客》到《乌鸦与麻雀》……虽然只是静态的小人书上的画面,可是于我,却是一幅幅生动的画卷,展开想象的翅膀,至今依然难忘在我寂寞的童年,小人书成了我最好的慰藉。

  等到8岁那年,背着小书包上学时,我的脑袋瓜里填满了一个个神奇的故事。一下课,大家都围着我转,生怕我什么时候不睬他们了。很多时候,因为胡乱地从书中学来的点滴幽默与机智,居然让我成了三四十个孩子的头儿。只是刚刚会读四、五百字的我,人小鬼大,渴望有更多的书看。虽然老师一再强调,书有多宝贵,购书有多么不易。不过,自从老师告诉大家我们的书都是从新华书店运来的,我就特别向往哪一天能到新华书店逛逛。这成了我那些日子最大的愿望。

  没想到就在一年级期中考试后的一天,父亲居然拉着我和妹妹的小手,在乡村小路行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市里的新华书店,说是你们姐妹俩这么懂事,爸爸给你们每人奖励5元钱,挑选自己喜欢的书得了。不知是一时高兴还是当时太激动,我抢着抱了四、五本,最后还在父亲的劝说下放回一本。每每看书时翻到那盖着的圆形或方形蓝色的新华书店的章,心里是暖洋洋的,似乎我生来就跟书结缘,我在书中认识世界的真善美。

  既然市里有一家新华书店可以买书,我就计划着凭自己的实力买上几本心爱的书。只是那时,每学期上学费用加起来要10几元,而一年到头全家的总收入也不是很高,还经常出现“透支”。像父亲这样硬是挤出点钱带我们到新华书店买书,在当时人们的眼里,也是不可思议的事。虽然,到新华书店才去了一回,但我却念念不忘那些对于我充满诱惑的书,几乎每天夜里都会梦到。于是,那个买书的计划在我一天天到田野割药草出售的过程中重新燃起希望。我终于用一大堆药草换来5块多钱,在柜台前,来来回回地徘徊,不知道选择哪本才好,最后确定下来的一本是《雷锋》,一本是《张思德》,还有一本《白毛女》的小人书。回家的路上,不会唱歌的我高兴得唱起不知名的歌,我又有书相伴了。

  渐渐的,我才知道,“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书,人类智慧的结晶”,对书的爱好也因物质与精神生活的丰富,变得随意起来,不再那么拮据。记得在读大学的时候,因为很多同伴要买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引论》,我在上饶市新华书店足足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伍。这大概是人们精神匮乏之后急需补充“营养”的标志。我似乎也成了新华书店的盲从者,只要谁说什么样的书值得一看,我便会宁愿挨饿几顿,也要把书尽快买到。那时,新华书店是我每周最向往去的地方,虽然生活依然有点拮据,但只要有一点可以支配的钱,就直奔新华书店。

  一直眷恋着读书的那种快乐,而这种快乐的给予,很多时候是因为新华书店。记得我第一次拿到工资,马上就乘车2个多小时,赶往市里的新华书店,一头扎进书堆,兜里的一百多元钱,只剩下二毛五分回程车费。至今翻阅着那些纸张泛黄又蕴含书卷味的《莱蒙托夫诗集》、《歌德诗集》、《莎士比亚文稿》、《鲁迅全集》等,依然记得当时那种对书的眷恋。虽然那时的新华书店时而封闭式,时而敞开式,据说是因为生活的拮据,在人员拥挤的店里,不时会出现鲁迅先生笔下的“窃书不算窃的文人”。

  现在,人们印象中的新华书店早已变了模样,各种各样的连锁书店,乃至大型书城层出不穷,人们到书店去,就像逛百货商店一样的随意。一进书城,迎接你的是张张笑容可掬的脸,再加上电子大屏幕显示着各个楼层的图书种类,让你在温馨与和谐中享受文化的大餐。

  在这里,从手抱婴儿到八、九十岁老人,从教师、学生、工人到农民、进城务工者,都可以找到相关的书籍乃至音像制品,更不用说今天的网上书城、网上购书也成了又一种新的时尚……

  在如今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知识的不断更新,使我们与新华书店有了更亲密的接触,人们用不同的方式点击新华书店,把知识的长链快速传输,享受着作家苏童曾说的“读书=幸福”。让我无论在孤独、浮躁、闲懒乃至快乐时,永远有一种奋勇向前的力量,给我一个全新的世界。我还不时把各种优秀的世界精神食粮介绍给我的学生,我和我的学生在书海**同遨游,感悟时间与空间的变换,甚至遨游在不同的国度与时代;在过去、现在与未来中穿梭,获得人生最宝贵的体验。日新月异的新华书店,正预示着我们生活的时代欣欣向荣、充满希望。

  相信,当我们走进新华书店,一定可以在书海拾贝、与书为友,使我们的学**情感、学**动机、学**认知不断地丰富起来,甚至无意间成为一个充满书卷味又不失理智与灵感的人。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新华书店”为我们的人生点亮着一盏走向远方的灯,给人们以真实的快乐!

以上关于2017新华情缘征文的相关信息是三思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

三思趣事

热点阅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