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2017电子商务法草案亮点解读

发表时间:2017-03-20 15:13:35 文章来源:三思教育网 www.srssn.com

《关于2017电子商务法草案亮点解读》是有三思教育网(www.srssn.com)为你整理收集:

电子商务法草案有什么内容值得我们关注呢?那么,下面是小编给大家整理收集的电子商务法草案亮点解读,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网约车属于电子商务范畴

  “电子商务法调整对象和范围的确定,直接关系到电子商务法总体框架设计,同时还决定了具体的制度设计与立法目标的实现。”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法律与公共政策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崔聪聪说。

  草案将电子商务定义为:“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进行商品交易或者服务交易的经营活动。”

  对此,崔聪聪认为,可以从四个方面来理解电子商务的内涵与外延:

  信息网络采用了广义的定义,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

  商品交易包括有形产品交易和无形产品交易,如数字产品。

  服务交易是指服务产品交易,网约车、网上预约的家政服务等都属于电子商务的范畴。除此之外,支撑电子商务的支撑服务,比如电子支付、快递物流、信用评价等,也应界定为电子商务中的服务。

  经营活动是指以营利为目的的商务活动,包括上述商品交易、服务交易和相关辅助经营服务活动,因此个人之间买卖二手商品的C2C行为被排除在外。

  考虑到立法应尽可能涵盖电子商务的实际领域,同时与其他法律法规有效衔接,草案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对商品交易或者服务交易有特别规定的,适用其规定。涉及金融类产品和服务、利用信息网络播放音视频节目以及网络出版等内容方面的服务,不适用本法。”

  第三方平台承担审查义务

  “据统计,通过第三方平台达成的交易占目前网络零售市场规模的九成。第三方平台对市场的主导作用,构成了我国电子商务发展的重要特点。”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指出。

  草案规定,本法所称电子商务经营主体,是指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和电子商务经营者;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是指在电子商务活动中为交易双方或者多方提供网页空间、虚拟经营场所、交易撮合、信息发布等服务,供交易双方或者多方独立开展交易活动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薛军认为,关于第三方平台的义务承担,主要包括以下几点:对经营者信息的审核义务;平台内经营活动的一般性审查监控义务;为执法活动提供技术支持与协助;保障平台稳定安全运行;遵循公平合理的原则制定修改交易规则;建立合理的信用评价体系;交易信息保存保真义务;根据法律规定提供交易数据,配合执法。

  政府要用互联网思维管理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介绍,立法过程中注重把握了三点工作原则,即坚持促进发展、坚持问题导向、规范与保障并重。

  其中,坚持促进发展、规范与保障并重,正好对应了当前社会关注的两个焦点问题:如何保障电子商务的创新?如何保护电子商务主体的利益?

  阿拉木斯认为,鼓励创新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

  一方面,鼓励商业、产业、市场的创新。电子商务的发展,就是技术的创新推动商业模式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推动应用的创新,进而再推动社会的创新与发展。可以说,创新是电子商务的生命力,必须对此予以鼓励。

  另一方面,鼓励政府在管理制度上的创新。政府不能简单套用线下的管理办法来对待线上的电子商务,而是需要结合互联网的特点进行创新,运用互联网思维进行管理。

  在谈到保护电子商务主体利益时,阿拉木斯强调,只要是参与到电子商务中的主体,包括商家、平台、消费者等,都会受到电子商务法的保护。

  “例如,很多小卖家经常被职业差评师搞得欲哭无泪、投诉无门。对此,草案对这些职业差评师的行为作出了禁止性规定。”阿拉木斯指出,对卖家利益的保护,填补了一些法律空白。

  “平台制定了一些网络规范,多年来,这些网络规范在电子商务活动中起到了很重要的秩序保护作用,但是这些规范在法律中却没有相应的表述和认可。对此,草案对这些网络规范治理的作用进行了肯定,给予了平台相应的治理权。”阿拉木斯说。

  “当然,毫无疑问的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是其中的核心和主体。草案从平台的责任和义务、卖家的责任、支付物流环节、个人数据保护、争议解决机制、市场公平竞争、跨境电子商务等多个环节,围绕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定了很多既有原则又有可操作性的规定。”阿拉木斯介绍。

  构成犯罪将追究刑事责任

  “草案用专章的形式规定了法律责任,这一章中主要是行政处罚的内容,一些民事处罚的内容更多分散在前面各个章节中。”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文华说。

  王文华指出,就电子商务本身而言,电子商务法是一部基本法。但相对于民法、合同法等法律而言,又是一部特别法,所以,可以用到其他法律中一些法律责任条款的,就没有必要再去重复规定。

  “例如,在欺诈情况下的惩罚性赔偿等问题,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等法律中都有相应的规定。因此,也就不用在电子商务法中重复规定了。”王文华说。

  在罚款方面,草案给出的最高处罚是50万元,这属于行政处罚的内容。事实上,更严厉的处罚在第九十三条“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因此,如果行为构成犯罪,就要到刑法中寻找法律依据。当然,处罚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如果能够通过行政处罚实现规范市场秩序和保障合法权益的目的,就不用涉及刑事责任。

  有望引领此领域立法潮流

  北京师范大学互联网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薛虹表示,该草案有望引领此领域的立法潮流。

  薛虹将世界上电子商务发展划分为三个版本:于1996年出台的首部《电子商务示范法》,世界电子商务立法迎来“破冰”,堪称电子商务立法的“1.0版本”;欧美主要经济体照此制定的类似法律,可称为“2.0版本”;我国根据新的变化和要求进行立法,有望成为世界电子商务立法的“3.0版本”,起到示范作用。

  薛虹认为,从国际视角来看,草案主要有三方面特点:全面吸收借鉴了全球电子商务立法的经验,并体现了中国立法的“原创智慧”;在草案中,中方明确了愿意参与构建相关国际法律的态度;目前看,中国电子商务法草案是世界此领域首部综合性立法,对于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立法将起到积极的示范作用。

  “草案概要英文版公布后在一些国家引起了强烈反响,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专家看过后表示,现在要学习的不再是20年前的联合国示范法,而是要学习中国的做法。”在薛虹看来,这部法律也是中国对于全球电子商务立法的重要贡献。

  相关阅读

  电商法草案一审:平台方“先行赔付”引权责对等争议

  12月2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5次会议对电子商务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进行了分组审议。在会上,常委会组成人员针对“权益保护”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立法遵循的原则是促进发展、规范秩序、保障权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尹中卿指出,“既要保障电商消费者权益,也要保障电商经营者权益。”

  而在电子商务几方参与者权益都要考虑的前提下,针对第三方平台的监管讨论自然浮上水面。

  “这部法律起草目的到底是什么?是综合性的还是侧重于保护哪一方?大家集中的意见认为还是综合性的保护。如果从这个原则出发,我感觉整个法律对消费者权利的保护和公平竞争秩序维护方面还是偏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万鄂湘说,“比如说垄断行为,第三方平台假如对本身自营的商品有意提高价格,或者做一个假的打折活动,结果价格比平常还高,像这类行为,我们认为应该也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权益保护”最受立法者关注

  电商法草案由全国人大财经委牵头起草,2013年底正式启动立法,专门成立由12个部委参加的立法领导小组、工作小组。值得关注的是,立法过程中召开的数次研讨会,包括两次国际研讨会,还邀请了联合国贸发会、美国、欧盟、日本等国际组织、国家和地区的知名立法专家。

  草案对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电子支付、快递物流、数据信息、争议解决、消费者权益保护等作出专门章节的规定。根据草案,电商不得刷好评、删差评,不得骚扰或威胁交易对方,迫使其违背意愿修改评价,违者最高可罚50万元。

  而在12月25日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中,常委会组成人员针对电子商务各个参与主体的“权益保护”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比如7天无理由退货,这样的要求对规范市场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但有的网店仍有自己的霸王条款。”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傅莹说,“从法律上,应尽可能拉平对电商和网商责任和义务的要求,对这部法律来说,保护消费者的权益应该是第一位的。电子商务中,现在最头疼的是什么?是不诚信。电子商务是一个特别好的新业态,但是假、不诚信会毁了一切,所以我觉得这部法律要把核心问题抓住,核心的问题还是诚信。”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莫文秀指出,“与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相比,电子商务经营者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如果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通过修改规则,损害电子商务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如何解决由此引发的争议,需要进一步研究。目前草案没有对此作出规定,不利于电子商务经营者合法权益的保护。”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电商企业必须遵循国家法律政策层面上对商业活动的规制,承担商业经营者都应遵循的基本义务与社会责任。”

  聚焦第三方平台“先行赔付”

  在电子商务几方参与者权益都要考虑的前提下,针对第三方平台的监管讨论亦浮上水面。

  尹中卿认为,“第三方平台在电子商务中发挥着很重要的枢纽作用,对第三方平台规范严一点好还是松一点好?严了,可能限制或阻碍发展;松了,可能也会对电商经营者、消费者造成不公平,甚至垄断。”

  针对第三方平台“先行赔付”问题,多位委员认为草案需要作出修改。

  “草案中关于‘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不能向消费者提供平台内经营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其他有效联系方式的,消费者可以要求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先行赔偿’,我觉得这个前提不应该存在。”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欧阳昌琼表示,“因为电子商务的第三方平台为消费者提供电子商务经营者的真实名称、地址和其他联系方式等信息本来就是他的义务,连真实的名称、地址和联系方式都提供不了,就是第三方平台失职,就应该承担连带责任。实践经验表明,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履行先行赔付是一个可行的办法,是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有效措施,建议本法予以明确。”

  在莫文秀看来,这一规定是否有利于消费者权益得到及时有效的保护、有利于促使电子商务第三方平台加强监督管理尚值得斟酌研究。她提出,建议对第三方平台承担法定先行赔付的责任做进一步研究,努力做到权利与义务对等。

以上关于关于2017电子商务法草案亮点解读的相关信息是三思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

三思趣事

热点阅读

图片新闻